軟綿綿的面包我誰都不讓

總而言之,是一個想寫文但連短篇都寫不出的廢柴…。只能偶然人來瘋一下。

【山組】Top Secret

(又名:一個入浴劑引發的冥想)

一年前左右寫的黑歷史,但覺得以後也不可能會再寫了,就放上來獻醜吧…。

靈感來自於04年Leader的Solo曲,那時候看到DVD簡直各種心動啊。

文筆不好,只能獻醜。

======================================

 

「滴。」

是水滴的聲音。

水溶入以後,瞬間成了漣漪,一波一波的擴散。

大野整身融入了水中,只剩下頭盯著那一波波的漣漪。

耳朵進入水裏以後,聽到的只是咕嚕咕嚕的水聲。

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彷佛這一刻才是真正的永遠。

伴隨著那帶著牛奶香甜的入浴劑的味道,在整間浴室蔓延起來。

那是櫻井旅行後送他的手信。

『聞到那味道就感覺跟智君身上的很像呢。』

那個人笑著說。

 

他挺喜歡這香香甜甜的味道,這種味道讓人覺得安心起來。

但比起這個,他更是喜歡男人身上的味道。

伴隨著古龍水與菸草的味道,他湊上來的時候夾著那溫熱的氣息更是讓人安心。

 

『智君。』

 

不是真正的白色。

眼前的水的顏色並不是真正的白色,是夾雜了一些透明的顏色。

真正的白色應該是能夠遮蓋任何的東西,像牛奶一般。

然而這並不是,仿佛是無論怎麼樣,那透明的顏色都硬是要湊了上去。

伴隨著那浴缸底的黑暗,形成了像是灰色一般的混沌顏色。

 

——智君。

 

「不可以哦,翔君。」

 

很多人都說他跟櫻井是完全相反的存在,甚至櫻井也開玩笑的說過,

『如果我跟智君在一起的話就什麼事都能做到了。』

櫻井擅長學習,擅長表達自我 ,像是主播那般的工作只有他能夠勝任。

而自己就不行。

相反,自己擅長的藝術,櫻井卻不擅長,連畫隻熊貓都能變成乳牛。

 

『智君。』

『小智。』

『大野君。』

『我家的大野君啊…』

 

——「智君。」

 

「啪嗒。」

像是故意一般拍打了水面,滾燙的水花濺到了自己的臉上。

 

「不可以的哦,翔君。」

 

——不可能的。

 

櫻井無論是工作還是私底下都很溫柔,而且很細心。

雖然是愛嘮叨了點,但是對人還是很細心溫柔的照顧著。

像母親一樣。

 

他會在自己不舒服的時候來關心自己,那探在額頭上的溫度更是讓人依依不捨。

那帶著擔心眼神的杏眼,更是讓自己心動。

有個詞是怎麼形容眼睛來著,啊對了,

——眼似秋波。

眼睛像是秋風中的湖水漣漪一樣。那清澈、漾動的眼神,配上櫻井那大大的杏眼,更是一絕。

 

大野很喜歡那雙眼睛。

尤其是當那雙眼睛裏只映著自己的時候。

在隨著對方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那溫暖的溫度。

『智君。』

還有那呼喚著自己名字,微闔的雙唇。

 

『不行喲翔君。』

 

左手的食指放在對方的雙唇上。

不可以哦,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自己與他在僵持著。

彷佛過了一個世紀後,自己收回了食指笑了笑說,

『能成為嵐的一員真的太好了呢。』

 

那雙眼一瞬間淡黯了一下,然後又恢復平時的清澈、漾動後說。

『是啊,真的太好了呢。』

 

是的,不可以哦,翔君。

——因為、我們是嵐啊。

 

「嗡——嗡——」

放在浴缸旁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是翔君啊。

泡在水中良久的手終於浮出水面,拿起了手機。

大野盯著屏幕上的“翔君”二字,修長的手指正要按下接聽鍵。

 

「啪嗒。」

像是故意一般,手機不小心掉進了水裏。

大野眨了眨眼,看著那手機慢慢地沉到水底下,直到那屏幕上從接聽變成了未接來電,屏幕回覆漆黑的那一刻,他哼起了曲子來。

 

【イ· ツ· モ I wish be with you

 キ·ミ·ノ ソ·バ·ニ】

(總是,希望能跟你在一起,在你身邊)

                          ——終わ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發現上一張會擋到樣子,換一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怎麽手機一定要圖片才能發文啊?
算了,就隨便弄一張發泄一下,反正就一個小透明。

最近看了某部很紅(也許不是)的電影的劇情。沒想到居然是fingersmith啊…這不看還好,一看就不得了
無緣無故再讓我想起當年在XQ看過的大坑<>。
這坑當年折磨了我好久,得知作者把它棄坑後就好像我自己都被作者給棄了…
當年看的時候還傻傻的在找到底是哪部電影,結果喵的多年以後卻出現了。
唉,作者說在別的地方組新坑,但上網找遍都不見了…估計肯定是棄了…
唉這坑是我永遠心中的痛。

其實有時候看到坑,失落之後就傻傻的安慰自己其實坑也好,也許完結了結局沒這麽好呢。但其實心裏還是希望能給他們一個完美結局,即便是be還是he,是完美圓場還是虎頭蛇尾,都希望他能有個結局。至少不會成為心中深處的遺憾…。

默默的差不多把所有通信軟體都刪了。


既然不再有任何意義,那留下來幹什麽。

既然不再有任何回憶,那留下來幹什麽。

既然不再有任何交集,那留下來幹什麽。


我是笨蛋,但我不傻。

我知道誰待我好,誰待我差。

誰是真心,誰是假義我都能感受到。

即便曾經有過山盟海誓,說要當一輩子朋友。

到頭來能陪你走過的再也不會是他。


晚安,世界。


當你全身帶著謊言,然後真正踏出這個世界。你才會發現你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去,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夠容你立足。


這種恐懼瞬間湧上你的五臟六腑,讓你顫抖不已,寸步難行。


藍天碧海,這是無數人夢想的世界啊。海連接著無數地方,只有在海上,是不是就能走遍世界呢?

如果有天停止呼吸了話,我是不是能真正自由的到處旅行?

我就能夠到威尼斯搭著貢多拉,然後到江南一帶享受宜人水鄉,再可能到日本看那五個萌孩子的演唱會。

最後最後,讓我飄回那溫柔鄉,永遠的沈睡下去,永遠都不用醒來。


如果自殺就能解決一切的話,

這個世界的人口應該會少一半對吧?


老實說看到這照片還真有點火大,儘管是自己拍的。

可是我卻捨不得刪掉啊,到底是為什麼?


【拍攝於去年的學校旅行】

突然有的沒的想起那段日子,不過如今於我而言,一切皆有浮雲。一個人,很好。